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498888王中王开奖结果 > 正文
498888王中王开奖结果

网络小说中雷人桥段大盘点忍不住笑出声真心这些作者的脑洞

发布时间:2019-07-10 浏览次数:

  大家好,我是真游泳的猫。很多朋友都爱看网络小说,但是网文看多了之后,也会遭遇很多毫无逻辑的雷人桥段。今天小编给大家献上网络小说中雷人桥段大盘点,忍不住笑出声,真心这些作者的脑洞。

  现在的玄幻文和仙侠文喜欢用“废柴流”的开篇,但是各种废柴的套路被写了一个遍,总是很少新意。于是就有一个作者脑洞大开,来了一个硬核修仙。

  这个书是这样写的:主角穿越修仙世界,因为水火双灵根不能修炼,于是她引雷劈自己,通过2H2O=2H2+O2把水灵根电解成了氢灵根和氧灵根,再用火点燃,成功摆脱了废柴。

  网友热评:这是个什么硬核修仙?哈哈哈。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,笑死了!

  这个桥段我只能原文了,请大家一定要憋住笑:那个时候的叶青山还仅仅只是完成了一种力量蜕变,而现在叶青山已经完成了三种力量蜕变,突破所需要的积累不是简单的1+1+1,而是1的三次方。

  拜托,就算没上过大学的人也知道1的3次方还是1吧,作者你想糊弄谁呢?花里胡哨写这么一大堆,结果只是糊弄小学生?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。

  网友热评:现在的网络小说作者很多都是小学生的样子,数学更是一窍不通。比如我看到一个倒背圆周率的桥段。我的天,圆周率小数点最后面一位数字是什么,谁都不知道,小说主角居然能倒背圆周率?逗我笑呢。

  这个雷人桥段出自小说《倾世笛仙》。这本书质量不咋的,但是在网文圈可谓是大名鼎鼎,因为它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女主角莫轻水。

  小编已经笑得拍肚子了,大家自己看吧:第二天,莫轻水起来照镜子,她被镜子中的自己给惊呆了!简直太美了!她在自己的美貌中窒息,然后没了声息。她竟然被自己给美死了!

  网友热评:这个莫轻水美死了的梗,我可以玩一年啊。每次看到这个都忍不住笑出猪叫声,真心这个作者的脑洞啊。

  话说每次看武侠剧和武侠小说的时候,看到男女主因为种种原因在一起一个晚上之后,女主角就怀上了男主角的孩子,这个效率真是让人有点怀疑啊。比如金庸先生的鹿鼎记中阿珂就是这样有了韦小宝的孩子,再比如天龙八部中段延庆就是这样一个晚上有了段誉这个儿子。

  但是现在都网文时代了,这些现在看来比较雷人的老梗应该没有人用在网文了吧。但是我发现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

  随便翻开一些女频言情小说,基本都是女主走错房间,或者喝醉了酒,然后到了男主的房里,然后一次就怀上了,然后男女主分开,然后女主的孩子出生就是天才神童……

  真的是,每次我看到这些情节都是忍不住笑出声。不是说这些桥段本身好笑,而是说这些作者太好笑了。别人那叫脑洞大开,这些作者却在跟风老套路。哎,真是不得不佩服这些作者的脑洞水平太低啊。

  网友热评:女主因为洁身自好被前任出轨,买醉,然后遇见男主,接着无意识的滚啊滚。女主先醒然后快速逃离,一个月后怀了(也太好怀了吧),接下去就是出国,三五年后带着个天才宝宝回归。线名,清穿小说重复的人设。

  清穿里的固定人设,有勇无谋大阿哥,跋扈二阿哥,有贼心没贼胆三阿哥,冷面四阿哥,木讷五阿哥,很随便被感动追随女主男人的七阿哥,温润腹黑八阿哥,很会赚钱但是总被女主折服的九阿哥,很拽但是总被女主折服的十阿哥,白衣骑士小十三,总是暗恋女主的十四,必须和女主有温情交集的小十八……感觉自己看了无数遍《步步惊心》啊。

  网友热评:9年书虫了,现在的穿越小说真的是没法看的感觉了,所以呢,我现在看的都是诸如杀破狼、默读这样的非言情文啦。

  现在的穿越小说比较讲究快节奏,基本不会怎么交代穿越方式了,但是在当年穿越小说流行的时候,各种穿越方式可谓是比武大会,真的能把我笑个半死。

  举几个例子吧:被车撞了穿越、喝凉水呛死然后穿越、被雷劈了穿越、公交刷多了一次卡忧虑的死去然后穿越、胖死了然后穿越香港现场报码,一觉睡醒穿越、坐马桶上穿越……

  网友热评:我前几天看了一部小说,古代穿越文,只有54章。最后一章讲的是,女主和男主在一起了,女主太激动了,然后思想波动太剧烈,就穿越回现代了……全文终。

  很多人看小说会心疼男二,看到男二被虐的死去活来,就非常难受心疼。但是呢,我每次看到这种深情男二的时候,总是不厚道的笑出声:“哈哈,可怜的男二,又被这些无良后妈作者虐了。”

  估计写小说的作者知道虐男二有话题,然后读者会心疼会期待,然后讨论度高,然后作者的稿费就哗哗哗多了起来。哎,真是佩服这些作者的脑洞和定力啊,明明是那么雷人的桥段,那么雷人的男二感情线,却还要写得那么深情。

  网友热评:很多虐文其实是雷人文。男女主明明有事要和有感情纠缠的男配女配见面,却都不告诉男(女)主,还骗对方。等对方知道了,又各种误会,各种虐。这种桥段明明是故意拖节奏的啊,有人看着想哭,我看着只想笑了。